纤维材料

随着时代的发展,首饰的佩戴不仅适用于人们穿着上的需求,同时作为一种媒介,更是社会文化和时尚的体现。自上世纪60年代起,人们开始了对个性的追求,和对手工艺的回归,这使得现代首饰(Contemporary Jewellery)开始悄然兴起。现代首饰更像是一种实践(Type of practice),它不同于以往传统设计的地方,是其创意方式不再将材料局限于金、银等贵金属和各类宝石,任何材料都有可能被运用到首饰设计当中。材料的应用在现代首饰中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它是设计者的观念形态及表现内容的载体,也是表现语言的基本要素,设计者通过多样化材料的特殊性能,将作品以多种艺术形式表现,从而使首饰的价值不仅仅在于它材质的贵重,而在于创造它时所创新的技艺和注入的思想和理念。通过发展和利用非传统工艺去创造全新的材料来表达其作品的寓意、情感感受及精神价值等,从而体现出设计者赋予作品的新颖独特的个性。

在现代首饰设计中,纤维材料、天然有机材料、塑料与橡胶制品、人造材料等经常被设计者运用到首饰设计中。而纤维材料因其材质的特殊性,则最为广泛的被应用于现代首饰设计当中。纤维材料的种类繁多,其概念是指天然的或合成的具有细丝状或呈线性外形结构的物质,其中包括天然纤维(植物纤维、动物纤维、和矿物纤维)和化学纤维(人造纤维、合成纤维和无机纤维)。纤维材料具有柔韧性、可塑性、延展性及多彩性等特点,其能在视觉、触觉、感官等方面弥补坚硬材料的不足与缺陷。

首饰和服装是最贴近人体的两种艺术品,二十一世纪人们提出了“首饰时装化、首饰生活化”的突破性营销概念。设计者将首饰与服装所使用的材料、工艺和图案等相融合,能使首饰和时装达到相辅相成的效果。图(1)为首饰设计师Machteld Van Joolingen的作品,设计师一直致力于研究首饰与佩戴者之间的种种关系,她的作品使用了布料和少量的金属,其巧妙的运用了布料的柔软性及其工艺的易加工性,将布料以拼接的方式缝制成项链的形状,再搭配精致的刺绣图案缝制而成,这些项链即可作为首饰佩戴也可以作为服装上的领子来佩戴。这些项链可以搭配不同款式的服装,既可以独立存在,又具有一定功能性。这是纤维首饰与服装相结合的一种尝试。

缎带、彩色丝线和人造毛是服装设计中最为常见的几种纤维材料,当它们被运用在现代首饰设计中,又会出现怎样的效果哪,图(2)为我设计的“凤冠”系列首饰,我的设计主旨是将传统的事物与现代结合,用新的材料来体现古代的文化艺术,既保持它们的基本元素特征不变,又要让它们有新的面貌。素材上我选择了中国传统头饰凤冠上流苏的图案,通过对图案的提取、简化和发展确定了基本造型,我将多种颜色的丝线缝制在缎带上,以改变它的颜色和肌理,再与人造毛,珍珠、贝壳、金属和亚克力等材料结合制作而成。

纤维材料的种类非常之多,除了被广泛应用的天然纤维、植物纤维和人造纤维以外,现在出现了越来越多的反传统的线性材料,例如金属纤维和聚丙烯纤维等。在现代首饰艺术创作中,许多艺术家为了突破已有的形式和内容,开始大胆尝试不同的纤维材料,并将它们巧妙地融入到作品中。图(3)为澳大利亚最具影响力的珠宝商和金KRobert Baines的作品(“Bloodier than Black”胸针)他的作品通常采用了金属纤维与金、银、塑料等材料结合,利用烧焊、缠绕法和珐琅等工艺制作完成。金属纤维具有较强的可塑性及延展性,通过对它的使用让作品不再像普通金属首饰那样厚重,作品弯曲的程度,各个部分的排列和连接疏密有致,作品具有很强的艺术性,珐琅颜色的应用为作品增添了活力与趣味性,简单平凡的线条在设计师对材料的巧妙运用后,变得生动立体。

图(4、5)为巴西首饰设计师Anoush Waddington的作品,她选用了聚丙烯纤维与水晶和金属等材料制作作品,聚丙烯纤维主要用在装饰用布和工业领域,其具有良好的韧性和耐腐蚀性,是化学纤维中最轻的品种,设计师利用其质地轻,可染色性、韧性及可塑性高的特点,制作出了这些即可作为首饰佩戴的项链,又可以作为软雕塑(Soft Sculpture)的艺术摆件。Anoush Waddington的作品具有很高的艺术性,色彩鲜艳,给人强烈的视觉冲击。

纤维材料的工艺技法有很多,并且根据依附于不同材质而变化,这些技法不是独立存在的,而是可以相互的搭配、交替使用的。在实际的创作过程中,可根据所搭配的材料特征来选择不同的工艺。纤维材料常用的技法有编织、环结、缠绕、缝缀、拼贴等,这些制作工艺也被广泛的应用到了现代首饰的制作方法中,并被国外许多艺术家及手工爱好者所采用,例如日本首饰设计师Yoko Izawa的作品(图6、7),她经常使用莱卡、尼龙、手工切割的有机玻璃和聚丙烯来制作首饰。Yoko最初的设计灵感来自于古时日本人用来包裹食盒的裹布,这使她有了将物件Containing(容纳),Covering(覆盖),Wrapping(包裹)的想法。尼龙和莱卡都具有较强的韧性、有较高的抗拉性和抗压强度、质地轻、易染色、易成型。通过编织机器将极细的莱卡和尼龙编织起来,使织物具有较强的抗拉性及透光度,这正好符合Yoko想将物体包裹和覆盖的理念。将较硬的透明有机玻璃和聚丙烯作为织物中间的填充物,即起到了定型的作用,又具有较高的透明度。Yoko将尼龙和莱卡染成了绚丽多彩的颜色,包裹着透明的有机玻璃,使她的作品具有含蓄、朦胧、神秘的美感。

相较于日本设计师作品的含蓄与朦胧美,柏林首饰设计师Denise Julia Reytan的作品则洋溢着青春和现代的美感(图8、9),她的作品非常直观的将各种色彩鲜艳的纤维材料和硅胶、金属、塑料、半宝石等材料混搭在一起,首饰的制作方法也非常有趣,她将珠子、徽章和其他小珍宝放进硅胶中,通过倒模的方式来体现这些物件的形状,然后再与其他材料结合,她的作品中大部分使用了纤维材料,而纤维材料的易加工性,也给了设计师更多的发挥空间。Denise Julia的作品并不在于制作工艺的难度,而在于她如何将这些色彩鲜艳的材料搭配在一起所产生的趣味性,Denise Julia成功的把观赏者带入到了她的幻想世界中。

现代首饰设计的不断发展和演变,使首饰设计师们开始考虑怎样改造非贵重材料,并通过对新材料的创新,创造出更多具有个性和艺术价值的作品。纤维材料的易加工性、柔韧性、可染色及其具有的特殊肌理、质感和表现力等都给了首饰设计师极大的发挥空间。随着纤维材料制作工艺的提高,这些材料也较以前具备了更易保存、耐久、清洗方便等特点,这些都为纤维材料在现代首饰设计中的长远性发展提供了有利的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