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与身份的构建


打开文本图片集

摘要:

本文以时尚的视角来审视现代首饰设计,从而认识到,现代首饰设计不应该只注重追求审美的目的,更应该满足人们的价值追求,即首饰设计应贴上身份的标签。本文主要探讨了时尚与身份、首饰作为时尚的延伸、身份认同与首饰设计的可能性三个问题,来探讨现代首饰在消费社会中以及对我们自身所存有的价值与意义。

关键词:

时尚 身份 首饰

早在15世纪,时尚已经作为一种社会现象受到人们的重视。时至今日,时尚已经日渐民主化,当下几乎没有任何一个现代人能脱离其影响。如今的时尚已不是过去所认为仅限于外表的包装,它已从“外皮”深入到“内里”,逐渐征服了社会以及我们自身。我们对时尚如此广泛的关注,显然它具有足够的重要性,而这种重要性就如拉斯.史文德森在《时尚的哲学》一书中所强调的:认同的形成与时尚之间的相关性。我们借助时尚——作为构建身份认同的工具,从而使得时尚在当代社会及人类生活中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一.时尚与身份

在讨论时尚与身份的关系之前,我们应先明白时尚与身体的关系,因为我们对身份认同的塑造依托于一项身体的方案。我们通过身体的外表向外界传递信息,同时别人通过自我身体的塑造来解读我们的信息。例如,肥胖作为一种标志,向我们揭示了道德与心理素质中懒惰与缺乏意志力的一面。但是,我们一直通过对身体的塑造来传递一种积极的身份,我们一直为了以最佳的形象面对他们而精心打扮、努力修饰我们的仪表,例如节制饮食、健康运动、外科整容等健康计划。在现代消费社会中,身体已经完全被时尚控制。例如,服装的最基本功能是遮羞、保暖,而如今我们为了让身体呈现出性感的魅力,把身体装在跟我们身体形状不一样的服装里。

然而,从历史来看,时尚与身体的关系N没有受到足够的重视。乔安妮.恩特维斯特尔把时尚的历史划为三个阶段:古典、现代和后现代。古典阶段是一种体现等级制度内涵的时尚;现代阶段是一种以表现自我为中心的时尚;后现代阶段是一种以时装流行为代表的时尚。如今的时尚呈现出“五彩缤纷”的现象,它与语言、艺术、消费以及生活理想相关联,它与传统割裂以及不断追求“求新求变”。与时尚一样,身体在现代社会也发生了彻底的改变,它已不再是在传统社会中所赋予的仪式化生活以及传统社群典礼之中的身体,而是更多地与个体概念和身份相关联。

这就需要我们重新定义时尚与身体的关系。正如乔安妮.恩特威斯特尔在《时髦的身体》中所言:时尚与衣着和身份之间的关系非常复杂:一方面,我们所穿的衣服可以是对于身份的表达,告诉别人有关我们的性别、阶级、地位之类的信息;另—方面,我们的衣服并不能总是被忠实地‘解读’,因为它们毕竟不能直接张嘴‘说话’,这就给误解打开了方便之门。”这就是说,以时尚来判断身份,往往会出现一种“误读”。的确,时尚不能确切的告诉我们一个人的身份,但是,我们又不得不承认,这种“误读”并不会阻止我们利用时尚来构建身份的举动,因为时尚是表达我们身份的最理想的工具。

二.首饰作为身体的延伸

在传统的灵魂与身体二元论中,身体的认同不太重要,因为灵魂超越于身体而存在。然而,如今身体逐渐占据了舞台的中心,成为塑造认同的主角。譬如在当代时尚和艺术领域,身体问题俨然已成为了关注的热点:艺术研究注重“身体化”的当代走向;在时尚领域开始反思“身体化”的思想根源和社会意义;在时装领域更为注重身体的审美文化与价值意义。可以说,当代时尚研究已由传统的从心灵出发走向一种从身体出发的研究。

首饰的起源是人类装饰身体的结果,当人类把一颗石头或兽骨用皮绳穿起挂在自己的颈部时,那便是最初的首饰。作为身体的装饰,首饰的功能性发生了三个阶段性的变化:一是宗教礼仪,二是自我美化,三是身份认同。在探讨首饰与身体的关系时,我们必须认识到它们是截然不同的,首饰自由的发展必然以身体作为牺牲品。如古代首饰步摇,是插在发髻上的首饰,其步行时会发出“当啷当啷”的响声,这种声音不是供人欣赏的音乐,而是一种礼仪的表达。如果步摇发出的响声与步调不一致,则有损妇德。由此可见,人类自己穿戴首饰,不是为了解放身体,而是对身体的限制。当代的首饰设计延续了这种设计观念:不应该是首饰适合身体,而是身体适应首饰。这表现出了,首饰作为身体的延伸,展现出了相当的自由度,但与此同时,首饰与身体的关系不是束缚与被束缚的关系,而是彼此一直处在“对话”之中,两者相互影响。

我们在身体上需找认同,而首饰是身体直接的延伸。这也是为什么首饰对我们来说如此重要:它们离我们的身体很近。我们对人类身体的理解总是取决于当时盛行的时尚,而我们对时尚的理解又取决于人类身体上所附着的如服装、首饰等装饰品。而首饰与身体的关系早已被程式化,如耳朵与耳环、脖子与项链、手腕与手镯、手指与戒指等。这种固定的关系,在很大程度上束缚了首饰艺术的发展,也制约了身体的呈现。而正是如此,对身体呈现的自由表达给首饰设计带来了无限的可能,使人们无限制的重新定义首饰与身体的关系。

三.身份认同与首饰设计的可能性

现代首饰作为现代时尚与人们的消费观念和审美趣味紧密相连,它如服装一样,是传播时尚观念的一种媒介。虽然时尚与许多领域相关,比如服装、身体、消费、艺术,但如今最受人关注的还是服饰时尚。有的学者在给时尚下定义时直接指出“时尚就是服饰”。显然,“服饰”一词不仅指衣服,而是包括服装、鞋、首饰、发饰等一些装饰人体的物品总称。其中,首饰作为服饰系统的一种,在时尚领域占有重要位置。如今的首饰设计不仅限于是一种审美的表达,更重要的是它已被贴上身份的标签。人们之所以佩戴首饰,是身份和地位的传达。

在后现代社会,我们购买一件商品往往不再看重它的实用性,而是更重视它的时尚性,即我们消费的是一件商品的符号价值,这种符号的价值在于它传达了一种身份。如服饰,它的最初功能是为了保暖、安全、遮羞,这些都属于它的物理功能范畴,在这里没有时尚可言,因为它只满足了既定的价值,这种价值往往要求一切与实用性相违背的改变都应该受到谴责,显然“求新求变”的时尚在这里没有存留余地。时尚的首饰与普通的首饰最重要的区别在于它被赋予了更多符号价值,这种价值使首饰变成了一座桥梁,通往社会与身份的桥梁。

如今城市生活的匿名性强化了人们对于外表的重视,人们试图通过时尚来展示外表的愿望,他们刻意装饰自己的外表,即通过对于首饰与身体的有意识的修饰从而达到自我的理想表达。具有叛逆个性的男士/女士是这种风格的典型代表之一。他们希望拥有体现人气质、风度和地位的配饰风格,为了表现自己的与众不同,他们特意地离经叛道、割裂传统甚至以刺伤自己的身体来传达自己的身份。波德莱尔认为他们的配饰选择是反对自然的理想形象,他对这种选择持反对态度,他说:纨绔子弟应该渴望不断升华。波德莱尔所谓的“反对自然的理想形象”是相对“自然的理想形象”而言的,这就表明了以通过时尚来展示外表的愿望还存在着另一个群体。

这个群体以浪漫优雅的绅士/女士为为典型代表。他们的审美趣味趋向于自然性,即做一个真实地表达自我的个体且“真实地对待自己”。如果说花花公子或纨绔子弟的配饰风格多是人为刻意的呈现,那么浪漫优雅的绅士/女士的佩饰风格则关心真性和“真诚的”与“自然的”自我。后者是在一种坦白真诚的情况下,来表达自己的身份。他们的配饰往往整洁正式,倾向于把变化隐于不变之中。但我们不能依此而说,他们在选择首饰上过于保守正式,其实他们更注重的是传统与现代的结合,同时也非常注重打破传统的“大胆”设计。

以上两种群体由于审美趣味的不同,在追求自我身份表达时选择不同的路线。这两种路线之间的矛盾加剧了人们生活空间中的戏剧性,并将人们的注意力集中于身体与首饰,并把身体与首饰所暗含着的个人存在的意义连串起来——这就是人们之所以佩戴首饰的根本要求,同时也是首饰设计的努力方向。

现代首饰作为时尚性的饰品,人们价值追求的变化直接影响着首饰流行时尚的变化。优秀的首饰设计必然要反映出一定时期内人们的价值追求。所以,首饰设计不应只停留着满足人们追求审美的目的,同时要在设计时充分考虑到身体认同,也只有让首饰贴上身份的标签,才能让消费者意识到,他们购买的不是一件普通的物品,而是一件能与周围的人产生互动、传达信息的物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