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杂控制观与信息科技对成人高等教育管理的介入

摘要:信息时代的创新性技术和革新性理念,为成人高等教育管理的变革和发展注入了新的活力;当代成人高等教育管理的特点和发展趋势具有复杂性控制理论所描述三个典型特征,信息科技的介入推进了这种变化趋势并成为其发展的依托。

关键词:复杂性控制理论;成人高等教育管理;信息科技;介入

一、复杂性控制理论与成人高等教育管理

(一)威廉姆·E·多尔复杂性控制理论的主要思想1993年,美国路易斯安那州立大学教育学院教授威廉姆·E·多尔在其论著(后现代主义课程观)中提出一种以复杂性理论为核心新的控制观——一种由简单走向复杂、由集中走向发散、由线性走向非线性的复杂性控制过程。

1. 控制的对象是一种复杂性秩序。认为宇宙中的秩序在本质上是一种动态的、变化的、形成性的秩序。其创新在于将传统的秩序观由“简单”推向“复杂”、混沌化。该理论强调的是层次性和动态性,关注简单与复杂相互贯通、相互生成。

2.控制的运作是在“动态、相互作用之中产生的”。控制是动态过程,是在一定的界域内不断变化、重复、扩展、回归的过程,是自组织与他组织对立统一的结果。系统在不断地变化中体现一定的秩序;这同时又是一个自然发生的自身变化、自我控制的过程。

3.控制的目标是建立一种“既稳定又灵活”的“混沌”系统。当今人类对世界的认识已进入“从分析为主的确定性研究过渡到以整体化为主的不确定性研究”的全新时期。复杂性理论的独特性就在于它适应了人类认识观的发展,以“既·又”的认识来取代“不是·就是”的思想模式。

在人类控制史上,从无秩序进入有秩序、无程序进人有程序是一种发展;然而,从有形控制走向无形控制,把外部控制与内部组织融为一体更是一种飞跃。

(二)成人高等教育管理特点和发展趋势具有多而新控制理论所描述的典型特征

事实上,因信息科技介入而广泛推进的成人高教管理变革恰恰体现了复杂性控制论的精髓。与其他管理行为相比较,成人高等教育管理有着显著的自我特点,是由决定其发展具备着“简单→复杂、集中→发散、线性→非线性”的显著复杂性控制特征。

首先,成人学员的生源组成复杂,年龄跨度大,他们在社会经验、人生阅历、生活方式等方面都存在较大差异,也就是说成人学生群体层次更丰富、系统涉及的要素更多样化,系统的复杂性也就表现得更为突出。

其次,成人学生具有较全面丰富的知识,人生观和世界观基本形成,对社会、人生都有自己的分析能力和独到见解,已具备自我调整、自我管理、自我维护系统秩序和自我发展的能力,所以成人高教系统具有很强的自组织性。

同时,成人的学习还具有较大的分散性和独立性。美国成人教育专家塔夫研究发现,大约有70%的学习活动是由成人学习者自己着手进行,他进一步归纳,成人学习者常以十三个步骤执行自我计划的学习,包括选择的专业内容、地点以及如何学习等。这种以个人为单位的分散性方式,往往使学生有较强的自我意识,硬性控制和过于严密的外部监控不仅事倍功半、而且往往适得其反。单一的集中管理、单向指挥必然要向互动协商、宏观引导与自觉管理相结合的方式过渡,静止孤立的传统性“垂直”管理也转而开始强调利用动态、变通的途径,以应付变化迅疾的现实环境、多元化的实际需求和灵活多样的发展目标。

二、信息科技的介入与成人高等教育管理变革

(一)信息科技的介入适应成人高教管理秩序从简单到复杂的趋势

信息技术为个性化教育提供了现实可能性,为成人高教管理满足学生及社会的多样化需求奠定了基础。学年制的一统性被灵活的学分制所替代是成人高等教育管理制度发展的必然趋势。这种突破了系科、专业、学校乃至不同学习行为之间拘囿的新型管理制度,以其灵活性以及承认受教育者差异的性质,更好地适应了成人高等教育成人、在职、分散的特点。作为学分制精髓的选课制,在我国部分地区的成人高校中已付诸实践。从传统的统一课程表发展到学生可以根据不同的学习方向选择课程,正展示了复杂性秩序的建立。由于实行学分制将冲破年级、班级、课程甚至地域等界限,加上基础课程后的学习普遍具有课程选择范围较宽、单课的听课人数相差悬殊、选课交叉量大以及学分绩点计算的精确要求等特点,大大增加了成人高校学籍管理、成绩管理、考试管理以及学生日常管理的工作量,更加凸现了在成人生源的不稳定与学分制所必须要求的专业设置的延续性之间、专业知识的系统性完整性与市场需要的复合性灵活性之间、成人学员的分散性与选修的复杂性之间、选修课的开设与成教教师力量的配备之间、选修人数多寡与办学效益之间的一系列矛盾。因此,如果没有各种科学高效的管理信息系统MIS(Management Information System)作依托,成人高校多元、高效的教育管理制度的实施和成人学生多学科、复合知识结构的要求就只能成为空谈。

在终身学习和建设学习化社会的理念已深入人心的今天,信息技术将最大限度降低学习、交流的门槛,信息社会的开放环境将成为多元共生的良性土壤。成人高教管理对象逐日增加的层次多样性与角色交叉性大大增加了管理的复杂程度,管理规范必须作出相应的调整甚至重建,在此过程中所涉及的潮涌般的“原始信息”,只有借助有效的信息手段进行科学管理,才能使之发挥积极的决策参考作用;而管理规范的不断建立与调整,实际上又是管理秩序不断从简单趋于复杂的过程。其复杂性程度越高,越能揭示教育活动的自然规律,也越能适应信息社会的新要求,管理才不断地在更高的层次上接近它的本质目的。

(二)信息科技介入成人高教管理满足控制从集中走向发散的要求

毫无疑问,发散式控制在当今教育管理中代表了一种发展趋向。其特点在于改变传统的集中型控制范式,形成多个控制中心,合理构建宏观、中观、微观控制,使控制产生一种多元、互补的综合效应。终身教育理念的普及以及重视利用非正规教育资源建立学习化社会观念的兴起,使得建立在学校自主和各有关方面切实参与基础上的教育系统的广泛非集中化成为趋势。这种趋势表现在成人高校内部管理系统中,呈现出组织结构的柔性化、中层管理人员的规模缩减和组织结构模式的扁平化的特点。过去比较刚性的、等级森严的金字塔式的组织模式终将被取代,组织模式变得更加精简和有效。纵横交错的信息网络能改变信息的传递方式,使其由分层型变为网络自由型,决策、管理、事务三职能均面对集中管理的数据库工作,效率将大大提高。

另外,成人学生自主性和自控性强的特点,使其具有自我管理的愿望和能力,同时成人社会角色的复杂多样性从客观上增加了统一集中管理的困难性。鼓励学生自主管理在一定程度上体现了从集中走向发散的控制思想。网络媒介正在并将继续赋予学生管理工作全新的理念和持续广泛的延拓空间,使成人教育在更深意义上突破樊篱,使成人高校成为没有围墙的大学。

(三)信息科技介入成人高教管理顺应管理从线性走向非线性的趋势

管理方法从线性走向非线性,最重要的是代表了一种方法观上的突破。体现在具体实践中,社会对于教育系统的需求趋于多样,主体的复杂多态带来多元化的价值评判角度,为适应这种现实变化,成人高教管理已在突破一种模式、一套格局、一个标准方面表现出许多新趋向。信息技术介入招生、录取、课程管理、学分确认等教务各环节,为多格局管理大开方便之门。例如,学生界限的非线性,终身学习的观念的普及渗透使学生年龄概念拓宽,而且高龄化学生比例日渐增长;学制界限的非线性,针对成人学生学习特点,成人学校的学制变得更有弹性和灵活性,如北京市成人高校规定:学制2年的学生在校学习时间可延长2~6年,学制3年的学生在校学习的时间可延长3~7年完成规定的学分即可毕业;学分界限的非线性,由校内可以实现跨系跨专业学习,逐步发展到校际之间的学分互认,进而在不同性质的学习行为之间实现学分转换,如操作实践能力与理论水平之间的学分转换。

然而,管理的非线性趋势在满足各种个性化需求的同时,伴随的却是管理涉及主客体的繁复众多、事务的急剧增长和信息量的几何膨胀。同时,这些前所未有的现实需求决定了我们的管理体制变革必然具有一定尝试性,它需要不断调整和改进。信息技术的采用大大提高了管理效率,有组织地、动态地贮存知识信息的新结构形态——数据库,实现了知识信息的高级有序化、规范化和规格化,在线联络的无处不在与迅疾速度,使信息、资源共享如探囊取物。与控制方式从线性走向非线性同步,控制的评价标准也逐步由确定走向模糊与混沌。控制方法变革与创新的这种趋势,反映了成人高等教育内涵、功能的实质性拓宽与发展,传统的控制管理方法已难以应对社会日益增长且日益复杂的教育需求。成人高校管理中非线性控制方法的采用,适应了社会对全民教育、终身教育的需求,体现出成人高教管理的进步,其所昭示的前景是极为广阔的。